〈重要的是肯發夢,有想像就有可能夢想成真〉

B是一個秀美的年輕人,白皙的皮膚、細緻的五官、柔順的頭髮、帶點英氣的神態自若,明明已經二十多歲了,看上去是十八、九歲的青春氣息。大學畢業後他從事設計工作,現正攻讀碩士課程。他來自中產家庭,父、母均有高深教育程度,家人關係良好。訪問前他要求研究員電郵相關的問題給他,他說想好好準備一下。他很容易就打開話匣子,自然大方地表達想法和感受,他對這場運動的投入顯而易見。一對一的訪談進行了近兩小時,其間沒有錄音,但研究員有作簡單筆記。

與運動的關係

B是這場運動的參與者,非常支持這場運動。他參與了大部分合法和非法(沒有不反對通知書)的遊行和集會,其間他有唱歌、叫口號、帶領叫口號、手持標語及宣傳物、派口罩、傳送物資、拍攝紀錄、張貼文宣等,試過一次打開雨傘掩護「裝修」(破壞店舖)的示威者。他歸類自己為「和理非」的抗爭者,但會和勇武抗爭者聯成一線,他能理解後者的憤怒,也願意支援他們,他說近日在網上有在「禾」字邊加上「勇」字,設計成「禾勇」字,表示在這次運動中,「和理非」已跟勇武派結合,他同意自己是其中一員。

在沒有遊行、集會的日子,他會在社交媒體(特別是Telegram及連登)上分享訊息、相片、視頻,及留言表達意見、參加討論等。他曾到自己唸書的中學門口張貼文宣、在連儂牆上留言、捐款給支持運動的網媒、簽署網上聯署,也試過罷工半天、在大學取消課堂的情況下罷課。現時他會一如以往地罷買國貨、盡量罷搭「黨鐵」、罷食「藍店」。在一次抗議七二一事件的元朗區遊行前,他在互聯網上載了一張他設計的海報,宣傳遊行及呼籲市民參加。他又會回應一些有關這場運動的民意調查,例如對「禁蒙面法」的意見。

B自6月9日開始持續參與運動。參與原因很多,近因和爆發點是政府硬推「《逃犯條例》修訂」,他非常反對政府把涉嫌干犯大陸法律的人遣送到內地受審,他不相信國內的法律制度,也不認同中共政權的管治。「關乎人命啊!怎知拉了返去會怎樣?不可以!」他同意參與運動的原因其實累積多時,遠超過這條法例。他首先提到的是不滿政府花費巨額公帑建造一些不必要、不適切港人需要、或是造價過分昂貴的設施,例如元朗17億行人天橋、「明日大嶼」、高鐵、5000萬觀塘海濱音樂噴泉等。他亦不滿每天150的內地來港移民名額,覺得大量的新來港人士會分薄有限的社會資源,加上他感到中、港文化不同,無論在語言、價值觀及行為習慣上,都有很多格格不入的地方,難以真正融合。他反對西九龍高鐵站一地兩檢的安排,恐怕中國政府會在站內管轄區拘捕港人。政制問題也是他不滿中國政府和香港政府的原因,他早已不滿功能組別選舉,2010年曾支持過「五區公投」運動,他認為現時的特首及立法會選舉並非他期望的真普選。還有很多民生問題,例如房屋問題、貧富懸殊等,政府長期都無法提出有效政策解決。他形容現任特首非常「離地」,她常做一些顯示自己「貼地」的公關秀,卻更暴露了她對真實世界的無知和膚淺,她永不承認自己的不足,經常自以為是地強推這樣那樣的不當措施,尤其是一些偏向大陸的計劃和政策,就使他為不滿。他認為特首有協調中、港矛盾的角色,作為香港特首,更重要的責任是向中方說明香港人的意願和需要、爭取高度自治的空間,而不是唯命是從。歸根結底,他不認同、不信任中共政權,無論是價值觀、政治制度、管治模式、對港政策,他都不以為然。他說其實國內百分之七十的外資都是從香港引進的,既然要靠香港,理應要遷就多些,而不是打壓香港。他又特意聲明:「我是反對中國共產黨,不是反對中國。」

他提到碩士班內有一位來自廣東的同學,很能融入本地同學中,大家相處、一起學習都無問題,他說這位同學能適應本地文化及懂得與同學相處,他亦很接受這位同學。對運動及社會的理解B認為運動爆發的主因是政府硬推引起香港人恐懼的「《逃犯條例》修訂」,但上述提及的對政府的不滿加強了運動的爆發力。政府的回應漠視民意,使用警力傷害示威者,因此激起市民更大的不滿和憤怒。之前B已提過一些香港的問題,期後他再補充了以下幾點。他指出《中英聯合聲明》只列出回歸後香港的狀況,即維持行政、立法、法律、經濟制度及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但就沒有說明具體怎樣管治香港,所以當中共政權插手香港的管治時,就算市民有所不滿,香港政府只能順從。引發這場運動的遠、近因莫不如此。他認為香港本身是一個國際金融中心(international financial hub),一向奉行的不干預政策導致其成功,相反干預政策肯定會導致其衰落。他覺得中共政權根本不懂得管治香港,越來越多的干預只會壓死香港,容讓它自治才會使香港健康發展下去。他覺得這場運動也反映出香港管治班子的無能,他們不懂得及時、有效地解決問題,特首不能協調中、港矛盾,只會服從北京、為北京辦事,又頑固不肯承認錯誤。他舉例財政司陳茂波近也只是指出問題而非解決問題。另一例子是大量新移民到港引起香港人不滿,應該先處理好民生,才讓大陸人來,但政府既無力與中方商討合理的新移民數字,也沒有公平處理因而導致的資源分配問題。

深刻的經歷及感受

B講及三件事,第一件是7月1日晚上,示威者攻進立法會大樓,他在家中自己房間內開了四個顯示屏全神貫注追看直播,包括《NowTV》、《蘋果日報》、《有線電視》及《立場新聞》,他忽然驚覺自己「原來可以咁關心這個地方的事,像是被吸進了顯示屏內的現場,目睹整個事件的發生。」母親在外面客廳看《TVB NEWS》,其他人都睡了,家中好像只得他一個人這樣關心這件事,他感到有點寂寞,也有些不開心,但他能深切體會到示威者的憤怒,也明白他們的、能感受到這一切行為中有愛,那是對香港這個地方的愛,他們冒著被捕的危險,都要保護這個地方的寶貴特質不被侵蝕。在提到有幾位留守的示威者不肯離開,打算等候被捕,後卻被一群堅持齊上齊落的年輕示威者冒險進入大樓拉走時,他深受感動,他說:「那裡面有溫柔、有愛。」

第二件事是10月1日的遊行,那是一次沒有獲發不反對通知書的遊行,亦即是非法的遊行。那天人很多,初時一切看似順利進行,但較晚時候在灣仔修頓球場附近,人潮逐漸散去,他附近仍有大約幾十名示威者走在馬路中間,忽然有人大叫「防暴來了!跑啊!」眾人馬上發足狂奔,他回頭看見幾十碼外,有一組防暴警察向他們一步一步走過來,速度不算很快,但那種陣勢使他恐懼,立刻疾跑逃走,一邊跑一邊又反問自己:「我們為什麼要逃走?我們又沒有做什麼壞事,只是在步行而已,為什麼警察要追捕我們?」心中又驚慌又憤怒。後來在石水渠街附近又經歷另一次被追捕及逃跑,之前他未有過上前線的經歷,但這天的兩次逃跑,就體驗到那種臨場的真切恐懼,一直難以忘記。

第三件事是他開了一個連登戶口。自運動開始以來,他經常瀏覽連登網站,從中獲取資訊及了解運動的動態,但他並沒有戶口,是沈默的旁觀者。近他決定開立自己的戶口,因為他要上連登網上留言、貼文及視訊、回應其他網民、參與討論等等。他覺得這些互動及資訊的交流對這場運動的持續發展很重要,他希望自己主動參與,及有一些貢獻。自開戶以來,他覺得和這場運動的連繫增強了,而自己的參與更直接,現在他是連登的一分子,是這場運動的積極分子。整體而言,經歷這場運動,他深刻的感受是作為香港人的身分認同大大增強了,這是前所未有的,他領悟到自己作為一個香港人的獨特性,尤其是與大陸人的不同,譬如他覺得大陸人很重視金錢,金錢幾乎是凌駕所有價值的,香港人雖然也重視金錢,但就更珍惜某些價值,譬如民主、自由,他說少些錢也可以,重要是自由自在地生活,無須害怕被壓制。他又發現自己愛香港這個地方多了,感受到香港似是一個「小國家」,自己有一份歸屬感,「嘩!連國歌(願榮光歸香港)都有埋,真係吖!」以前只會較注意自己居住及工作的地區,但現在會關心其他地區,想知道多些各區的情況,好像是愛多了每一區。

如何看運動的延續性

B相信這場運動會繼續下去,並會延續一段相當長的時間,因為抗爭者的目標並未達到,他們心中的渴望絕未平息。運動發展下來,又衍生了很多令示威者更憤怒的事情,例如政府並沒有聆聽香港人的聲音、警暴、中共政權多方面干預等,使人看清楚政府的管治存在嚴重問題,這些問題都不是一朝一夕能改變的。這場運動其中一個經常提及的策略及目標是「攬炒」,從中可見抗爭者是不惜代價、不怕挫折和傷害也要抗爭到底,寧可玉石俱焚,也不會退讓。他們痛恨現存的制度,反正「無得輸」,唯有「攬炒」推倒一切,才有一切重來的可能。期望達到的目的、覺悟、犧牲程度B期望這場運動終能達到雙普選、真普選。

他覺得自己以前雖然都支持自由、民主,但卻是被動、較消極性的支持,經歷這場運動,他醒覺到要主動積極地參與,而且要長期抗爭,他的底線是不可失去生命,也不想被捕及監禁,至於錢、時間、智慧、能力等,全部可以付出。他現在會管好自己,學習多些有用的科技,善用各種社交網絡主動分享政治訊息及有用的資源,並會繼續參與及支援群眾抗爭活動。他不介意香港會因這場運動而經濟下滑,或是會犧牲了旅遊業,他覺得遊客少些沒有問題,香港沒有以前那麼富裕也無所謂,他希望多些人會關心香港現時的自由度被逐步蠶食的情況,而港人要有持續爭取民主的心理準備,如果多些人醒覺到民主制度對香港的重要性,並利用資訊科技吸引世界關注香港的情況,或者就可以逐步靠近運動的最終目標。而他會比以前主動、積極地去做他能夠做的所有事。

至於渴望的訴求,他說示威者的五大訴求都是他的訴求,其中他渴望的訴求是一個通過雙普選產生的真正民主制度,這樣才可以確保香港社會的自主、自由、公義及免受中共政權壟斷。其次他對警方的暴力非常不滿,認為一定要獨立調查,甚至國際審判,才可以改正警隊的不當行為,及平息公眾的憤怒。假設這場運動能談判,B認為唯一能退讓的就是特首林鄭不用下台,由她多做兩、三年,但就一定要雙普選、真普選。但他又相信特首下台、換掉現任政府才可以修補社會撕裂,因為政府的民望太低,已喪失了香港人對它的信任。

運動帶來的改變

B認為,香港現時治安差了,警方以武制暴,事實上構成了更嚴重的社會混亂、不安及傷害,而香港人對政府和警隊的信任下降至可以說是已經沒信任可言了。有關B自己的轉變,上文已有描述,他說自己「似番一個香港人」,有了民族意識(指作為香港人的民族意識),愛香港多了,想要了解它多些、為它付出多些。經歷這場運動,加上近日家中有長輩過世,令他變得珍惜所有的一切,包括人、地、情。他身邊的朋輩除了一人,全部都是反對政府的,例外的那位朋友因父親在國內做生意,比較同情國內的人及他們的看法,其實這位朋友並沒有激烈的反對示威者,但會不時提出很多問題來詰問朋輩小圈子內支持這場運動的人。另一位朋友初時和受訪者一起參加遊行,後來覺得沒有用便退出了,但近因為不滿事態的發展,特別是七二一、八三一等事件,又出來參與遊行了。還有一個在政府工作的朋友,他一直有參與這場運動,但他快要結婚,近日不大出來參與,他說婚後生活要有穩定的收入維持,要「保住份工」。

他認為這是一場革命,它始於運動,但已遠超過運動。他認為運動主要是訊息、思想上的交流。暴動是有使用暴力、有界限及可以平息的。革命則會改變或創造民族,並可以是無邊界、持續地影響世界的。對未來的展望他認為香港的核心價值是自由、民主、雙普選,要通過革命、抗爭去爭取,維持這些價值需要一個真正民主的制度。他引了在Instagram上看到的文宣,戴上面罩的勇武者說:「口罩內的空氣比外面的更清新」,意指外面的壓迫使人窒息,寧可戴上面罩繼續抗爭。香港未來的社會運動方式視乎政府的管治方式,如果打壓越大,反抗會越激烈。他相信除了現在已有的各種形式外,一定會更多使用科技、特別是資訊科技、及多樣化的溝通及資訊流動,其實抗爭者在這場運動中極具創意,已發展出多種新的抗爭手法和形式。另外,連結及聯盟也一定會更繁衍及多樣化,特別是加強國際聯繫,讓世界知道香港的情況,彼此學習及支持,從而對當權者施加更大的壓力。

他說有認真思考過對香港的未來想像,但因為變數太多,例如中國的政治經濟情況、領袖的更替、對港政策、香港人的反應及行動、國際形勢等各種因素的變化及互動。他說真的想像不到2047年之後的香港會變成怎樣,但正因為未來的不可預測,很多看似不可能的事都有可能發生。他說重要的是肯發夢,無框架限制地想像更好,有想像就有可能夢想成真。他以《立場新聞》為例:「他們只得十二個人,誰料到他們能做到今天的規模和質素?!」他再引「連登」為例:「連今次的運動都發動了起來!你話吖,當初誰人想得到?」

他分享了他的理想,他說希望香港能脫離中國,因為中國不會變,中國人已被洗腦,很無知。他說「等大陸俾天修,這是世界潮流,不可抗拒。」他喜歡臺灣,因為臺灣有民主制度、臺灣似一個小日本,他覺得臺灣人很有質素,和香港比較,兩地文化接近,不會對抗。他希望和臺灣人一起努力,香港和臺灣可以連結在一起。被問到何謂「連結在一起」時,他說即是「係埋一齊,什麼形式都可以,總之是在一起」。

被問及對自己的前途的想法時,他說不知道何謂前途,因香港的經濟、民生已被大陸嚴重侵蝕,不過他「已豁出去」,他要「做番自己」,能發聲便發聲,現在他的民族意識(作為香港人)增強了,清楚認識到與大陸人的民族意識截然不同,兩者不能融合,他說中國政府禁止人民發聲,這樣會使人變蠢,他們感驕傲的是擁有金錢,他絕不認同這種價值。他承認擁有一本外國護照,但只會在緊急關頭逃亡時使用,他不會移民當地。他喜歡東亞國家,懂一些韓語和日語,若有機會,也想去韓國或日本工作及生活一段時間,但他始終會回來香港,因為他是香港人,這裡才是家。

對訪問的分析及理解

感性投入是大的推動力

B參與這場運動的原因其實已累積多時,他隨口便說出多個不滿中、港政府的事例和理由,而「《逃犯條例》修訂」就成了駱駝背上後的一根稻草,這根稻草恰恰反映已存在的不滿,即政府偏從中國,罔顧港人利益,加上政府漠視市民的憂慮,使用強硬手法在短時間內通過此法例,這些都是驅使受訪者參與這場運動的原因。但真正使他全情投入這場運動的卻是一股感性的力量。他形容自己被四個顯示屏的畫面吸進了抗爭的現場,使他全神灌注地目擊當晚的抗爭活動展開。直播打破了地域距離,視像的震撼使他如親臨現場,直面抗爭者的每一個行動及情緒起落,然後他覺得自己讀懂了抗爭者的訊息,建立了他和抗爭者之間的一種共同理解,他說:「那裡有溫柔、那裡有愛。」他被深深打動,投入了感情。他又慨嘆全家人只有他一個人關心這件事,感到有些寂寞,或許他當時也擔心抗爭者會得不到大部分香港人認同,所以自己一定要支持他們。

隨著參與各種抗爭活動,他找到各式各樣他能出力的方式,越是身體力行,就越投入這場運動。加上逐漸加強的民族意識和身分認同,即意識到香港人作為一個族群、及確認自己的身分是香港人(詳見下文有相關論述),就更堅定要持續抗爭,而持續抗爭又再加強他的身分認同。他對香港產生一種家的歸屬感,他說愛這個地方多了,願意為它付出。這些都反映到感情的投入,亦唯有感情的投入,才可以支持他參與運動的熱情,他開始理性考慮自己可以為這場運動做些什麼,於是有了要充實自己,要在互聯網上留下自己的見解、有用訊息及資源,及與人討論、交流。

參與運動強化香港人的身分認同

受訪者從參與這場運動中找回香港人的身分認同,首先作為運動的參與者,他就是千千萬萬參與者組成的共同體的一員,這個共同體由香港人組成,相對於他們反抗的對象中共政權、順從北京的港府及「藍絲」群眾、「三毛五毛」(受訪者用詞)等,這共同體突顯了香港人的特質和價值觀,例如崇尚民主、自由、不服膺中共的專權。他們擁有共同目標,即五大訴求。他們之間雖然沒有領袖,但通過網上的交流及五花八門的文宣,亦能各適其適、有默契地朝著目標進行抗爭活動。共同體的成員身分、香港人特質(相對大陸人及附和大陸的人)的確認、共同體的價值觀及抗爭目標、抗爭活動中的真實及網上互動等,都在不斷雕塑著受訪者的身分認同,作為抗爭者及香港人的一分子,他能對在運動中被觸動、或受到傷害的同路人感同身受,而當他在逃跑時感到恐懼,他也能想像及理解到前線抗爭者所經歷的恐懼。又因為抗爭對手的強大,眼見香港的經濟、民生日漸被大陸侵蝕,受訪者感到前途渺茫,不禁留戀尚在眼前的香港的一切,他把這種情懷與家中長輩逝去相提並論,說會更珍惜仍然擁有的一切。這種緬懷、珍重香港的感情,正是典型的香港人身分認同。

虛擬集體領導、個人自主參與

自這場運動爆發以來,「沒有大台」、「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不篤灰、不割席」是抗爭者經常標榜的獨特信條,受訪者的參與印證了這些原則的實踐,例如他上面並沒有任何大、小頭目指示戰略或分工,他是在網上得知運動的消息,亦瀏覽或參與過那些五花八門、七嘴八舌的討論,有時聚合了一些「共識」,有時沒有,然後他就憑自己的理解、演繹及想法去決定自己要參與那些行動,及在行動裡他做什麼事,他既可以自己創作,例如在某次遊行前設計宣傳海報上載到網上,亦可以臨場即興選擇他想做的事,例如帶領叫口號、幫忙派物資。所以運動雖然沒有大台,但是網上的傳訊及討論實際上是一個虛擬的集體領導,提供了宏觀的方向及某些並無約束力的原則,至於實際行動和抗爭行為,則是每一個參與者自發自主的。虛擬的集體領導承載了決定方向的道德責任,即抗爭者是爭取自由、民主、反抗壓迫,他們上街遊行、做出破壞的行為,不是為私利,而是為了對政權施壓,而個人的參與則是自由自主的,他們可以自創或選擇參與方式,但是後果自負。

「不割席」就提供了精神上的支持,即使個別抗爭者做過頭了,其他抗爭者是不會離棄他的。很多批評以為年輕抗爭者是羊群、是跟著群眾走,其實不然,他們大部分都清楚知道自己在

做什麼、為什麼這樣做、能做到什麼程度,因為是他們是自主的,而且知道要自己承擔後果。這種群眾抗爭模式的發展性、適應性及持續性是驚人的,傳統的抗爭領袖或領導層局限於個人或少數人的智勇和資源,領袖本身亦要有過人的魅力及道德感召力,才能吸收大批的信服者投入抗爭運動。曠日持久,領袖可能會燃盡(burn out)、分裂、或被厭棄。但虛擬的集體領導就完全沒有這些問題,它是眾人組成的,它是沒有面孔的,所以並沒有個人會被景仰或被唾棄。它是液性的,能適應時局及運動的變化。它大的威力是它容讓所有人自主自發參與,包括參與領導,並能發動廣泛而迅速的反應。正因為每個人都不是聽命於領袖,而是自主、自負後果的,每個人的參與都必然更為堅決、更願意運用自己的智慧和資源。這種群眾抗爭模式或可比喻為椋鳥群飛(murmuration of starlings)模式,椋鳥是體積細小的飛鳥,但上萬至數十萬椋鳥群飛時形成的巨大圖案,叫人嘆為觀止。牠們不似野雁,中間並沒有領頭鳥,但任何一隻椋鳥都可以(特別是感測到危機時)突然帶領轉向,憑著鳥與鳥之間的低鳴,及拍翼時震動的氣流,訊息在一瞬間傳遍鳥群,整群迅速向某方向俯衝或飈升,以對抗或逃避捕獵者。

新生代的想像:沒框架、沒禁忌、沒有事是不可能的

這場運動的參與者結合了老、中、青三代,但以青、少年一代走得前,付出的代價也慘烈。年長一代因為經驗或是既得的安穩位置,做事講求計劃,習慣計算得失成敗、付出的代價、可能得到的回報等,抗爭的目標偏向保守,「見好就收」的說法時有所聞,但新生代的想像全無框框、禁忌,他們是互聯網的一代,不會局限於一時、一地的見聞和思維。受訪者說因為變數太多,真的想像不到2047年會是怎樣的,但他立刻補充說正因如此,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緊要是肯發夢,有想像就有可能夢想成真,他不會斤斤計較得失,說「已經豁出去,能做的都會做,無得輸。」當問到他的理想時,他脫口便說出希望香港脫離中國,和臺灣人一起努力,香港和臺灣結連在一起。可見他心中全無禁忌,政權禁忌的港獨、台獨,在他心中口中,想講就講,是發夢也好,如果大部分年輕人都發這樣的夢,誰敢說就永不會成真?也許就是年輕人心中「沒有事是不可能」的想像,成就了這場波瀾壯闊的運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透過 WordPress.com 建立免費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