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第一步:真‧聆聽〉

受訪者V由六一二起開始就有參與運動,包括現場捐款、網上捐款、物資捐贈、貼連儂牆、網上支持示威者、分享網上示威資訊、簽署網上聯署、罷工/罷課/罷市、遊行集會人鏈,而且參與程度變得越來越投入。

V在六一二時的參與僅於遊行,但七二一看到元朗黑社會無差別襲擊市民,加上她有朋友親身在車站看見這件暴力事件,令她對整個運動更為關注。及後看到警方於不同示威行動中濫捕濫暴情況越來越嚴重,他身邊更有相識的朋友在沒有穿著黑衫和佩戴口罩的時候被警方拘捕及拘留,再加上看見新聞許多可疑的被自殺事件和浮屍,種種因這場運動而衍生的事件令V覺得社會越來越荒誕,因此他也更投入這場運動希望藉著自己的參與去表達不滿,與這些荒誕的事件抗爭來支持同路的抗爭者和被捕人士。V也是一位家長。他希望透過參與這場運動去為自己的小朋友在香港的未來作出一分努力。

對政治的理解

V認為這場運動的主因源於政府沒有正視問題。政府再送中條例的諮詢程序過於草率,沒有聆聽市民的意願。這場運動反映了一國兩制根本未在香港出現過,香港警察的權力過大和議會的力量好有限。運動中看到立法會議員對市民的幫助是很有限的。而且整個運動也反映出香港人的民主意識很弱。

V在這場運動經歷和感受最深的,是一次網上作文宣工作與另一位不同立場的家長激烈討論。那次討論令V更有決心透過自己的能力去改變「藍絲」的想法。另外他身邊有朋友在沒有參與遊行期間被濫捕令他感受到這場運動直接確切地影響著他的生活,所以感受非常深刻,加上朋友被濫捕後遇到種種無理的對待更令受訪者憤怒和增加他想支援被捕人士的決心。這些都加速了他對整場運動的參與和投入程度。另外,政府在此事上的不合理處理手法亦加促了他在運動上的參與。他指出其實自己明知政府是不會回應示威者提出的五大訴求,但他仍然堅持持續參與示威和支持抗爭者的運動是因為他想令政府知道市民不是任人魚肉的。

運動的未來、期望

V認為抗爭活動會持續至農曆新年後。他相信示威活動長時間持續會令警隊崩潰。他預計事件繼續發展下去會有殺警事件出現,因為休班警已開始在非當值時間擁有不同的裝備例如伸縮棍和胡椒噴霧去執行任務,休班警亦會因為這些配備更容易被市民認出,而此非當值時所授予的過大權力亦更會增加警民衝突,而這些衝突最終很可能會引致人命傷亡。抗爭運動能夠持續全因為不斷有市民加入充當勇武者。被捕的勇武者又會因為其經歷和付出感染更多的市民參與或更積極參與這個抗爭運動。運動能持續到現在亦有賴策劃這個運動的這代人─他們擁有獨立思考,有系統的處事能力和強大的感染力,這些都是令運動得以持續的主因。

他期望政府會無條件釋放所有因此運動而被捕的人士。他不相信政府會回應五大訴求的每一項,他亦不在意林鄭會否因事件而下台,因為他深信林鄭並不是香港的決策者,她更沒有能力控制警隊。而V聲稱他會一直留港居住因為他覺得運動令他發覺香港是有希望的。即使這代人犧牲了,他們的犧牲會醒覺下一代人。他認為香港人是會繼續抗爭,不會盲目服從政府的。他更指出這運動喚醒了很多「廢中」(那些只追求生活質素的八十、九十後)令他們更關心社會事務,而非專注於個人的物質享受。運動亦令V更關心社會發生的事。他會因為支持此運動而捐款,更願意與人分享和更積極鼓勵其他市民去參與社運。

V認為,香港人,包括他自己,最渴望得到回應的訴求是釋放所有因此運動而被捕的人士。他認為在抗爭者的立場能夠退讓的是選擇性處理警察濫暴的情況和其他四大訴求。但政府必須答應釋放所有被捕者的訴求。

如何看待運動及香港社會

V認為社會撕裂的現象一直存在。因為撕裂對他而言是代表反對聲音,而一個健康的社會體系應該存有撕裂並能夠包容這些撕裂。他認為若政府想令市民重拾信心必須回應最低的訴求─釋放被捕人士。

在V看來,運動帶來的改變可分為短期性的影響和長期性的影響兩種。短期性的影響包括市民的生活模式,他們消費時會選擇「黃店」,變得踴躍參與大廈法團的工作和願意承擔更多社會責任,更加關心社會。長期性的影響包括加強社會時事的觸覺,對政策有更深入認識從而令政府施政進步。

V會稱這場抗爭為革命─他認為暴動是激進的發聲,是沒理據無差別的製造社會混亂;革命是想改變現有體制的,而運動是社會運動,目的是為不公平的事發聲。

談到香港的核心價值,V認為包括言論自由,示威集會和表達自己意見的自由。要能讓香港保留這些核心價值,他認為要維持一國兩制,但因為這場運動令他發現一國兩制在香港並不存在。所以,只有推翻共產政權,脫離共產體制,香港的言論自由才可得以維護。而香港未來的社會運動將會需要使用一定程度的暴力,且參與抗爭的市民會有犧牲的準備。

V想像未來的香港在制度上可以讓市民投選特首,自由地發表意見。在前景方面,香港會保持自己的競爭優勢和人力資源的質素。在國際地位方面,香港會因為這場運動令世界知道香港與中國內地的分別。他更希望香港人不會因為擁有自身的中國背景而被歧視,參與示威者更不會因為參與示威而被其他國家拒絕入境。

如何理解目前的事件

V參與是次活動的主因是由於受到身邊人的感染和自己本身對整個運動的認識。是次事件直接牽涉到他所認識的人(例:被濫捕的朋友和其被捕後的無理拘留/對待,以及修例內容對下一代的影響),這些都令作為父母的V更主動了解反修例的內容和整個運動的始末。他對運動的認識越深更增加了他在運動中的參與。透過閱讀網上資訊,令他對運動有多角度的認識,相比主導的電視報紙媒體的報導,網上資訊更全面和準確,這些更客觀和全面的資訊鼓勵了V為運動擔起文宣工作的動機。他理解現在社會的事件為非常不公義。因為他所接收的資訊和他朋友的遭遇令他有強烈的使命感去為這些不義的事件發聲。加上今次整個運動主要依賴網上資訊溝通,科技的發達令他更容易彈性地參與是次運動。他視是次運動為革命,可見他強烈感受到香港制度上的不公,認為要徹底解決此不公必須從香港的現有制度(包括選特首的制度以及監察警權的建制)作出改變。V理解的香港是有希望及機遇的。他對香港人尤指年青一代的香港人有堅定的信心,縱使現有的政府及建制令受訪者感到失望和憤怒,他深信這個運動能警醒及教育社會更多不同階層的人。只要有更多市民關心社會發生的事和監察政府,香港是會越來越進步的,因為這是代表的政府未來的施政將面對更大的壓力,政策需要得到通過務必要以香港市民的利益為依歸。

筆者觀點

從社會建構主義(social constructivism)的角度上看,我認為現在社會所發生的撕裂和矛盾源於三個主要因素:(1)香港社會近代的人口結構發展;(2)政府推行修例和處理運動的手法和(3)政警(政府和警察)與民眾自傘運而起的撕裂。

香港社會近代的人口結構發展

自九七回歸後,香港人口可主要歸分為有內地背景的新移民和在港土生土長的本土人。隨著自由行的增加和新移民人口的不斷上升,大部分本土人對國家以及作為中國國民身分的負面思想與日俱增。新移民不斷剝削本土人的社會福利的仇恨和內地自由行破壞市容及秩序的現象都令本土人產生一種強烈的本土感覺。他們需要鮮明的象徵去區分香港人非內地中國人的身分認同。然而隨著香港與內地的緊密發展,這區分的象徵變得越來越模糊。一國兩制─香港獨有的司法,立法及執法制度成了那區別的主要旗幟。

今次反修例運動正正觸碰了這區別的旗幟而牽動了社會大部分民眾的情緒。運動的矛盾在於對中國法制的不信任,亦始於本土人不想香港被大陸化,害怕失去香港的核心價值而衍生。

政府推行修例和處理運動的手法

是次修例引起社會廣泛討論,市民亦因此發起多次史無前例的和平遊行。可惜,政府不但沒有回應市民訴求,更直接繞過一般立法的諮詢程序直接提交立法會審議。政府在是次修例的處事方法令市民更擔心香港的一國兩制定義─制度是否已變了一國一制,香港與內地的分別不差分毫。政府的不當處理手法增加了普羅大眾的恐懼,更令市民對修例內容反感,政府的處理手法增加了反修例的聲音,亦直接增加了反對修例的民眾數目。社會大眾對政府的不滿日溢加劇,誘發更大的矛盾和不信任。

政警(政府和警察)與民眾自傘運而起的撕裂

即使2014年發生的雨傘運動最終爭取普選失敗,是次運動為香港的社運徹底洗禮。今天運動中的參與者許多也經歷過雨傘運動的洗禮,他們緊繫社會事務及政策發展。他們對表達訴求亦有堅定的獨立看法。雨傘運動屬和平非暴力運動,但結局並不是參與者所期望的。在參與者的立場而言,爭取訴求一定需要比雨傘運動更積極的手法去增加社會的回響來迫使政府回應訴求。此外,政府在雨傘運動中回應市民訴求的技巧亦令市民覺得政府只會表面聆聽,自傘運後,政府為社會制訂的許多政策不但沒有回應社會大眾的實際需要,反而令市民覺得香港的核心價值被逐步剝削,市民對政府變得更加不信任。因為傘運時處理示威行動不當,引致多名警務人員被起訴甚至判監,這些案例影響警務人員在執勤處理示威活動的手法。連月來警察濫捕濫暴已令民眾非常憤慨。這種憤慨和警察濫暴濫捕的情況形成了勇武行動的惡性循環,也令是次運動不停持續,因為嚴正處理警暴已成了是次運動中的其中一項重要訴求。以政府的角度來看,他們檢討了雨傘運動的回應手法,認為手段過於溫和只會誘發更大規模的運動。所以政府今次有別於以往採用了強硬的手法處理事件,而這強硬的手法激起了更強烈的示威活動。

根據社會建構理論,社會任何一個問題都是建構性。問題的發生是地區性的。每個問題都是因著地區的政治和文化特點而獨立形成。問題亦是有時間性的。是次運動的形成全因香港人口有著深層次的矛盾和文化差異。在時間上,政府和警察的處理手法加促事件的嚴重性,令運動廣泛地影響著香港各階層。而孕育此運動的示威者更因為傘運的洗禮令整場運動變得更有策略和系統。吸取傘運失敗的教訓,「沒有大台,人人也是主導者」的社會運動令更多民眾可以彈性參與,亦令參與者更感受到投入社運的重要性和增加他們對運動的歸屬感。社會運動的最大力量源於人民,源源不絕的參與者以及全民皆是社運領導者的概念無疑增加了這場社會運動的特色。若政府需要改善現在的社會狀況和避免日後同類型的運動發生,當權者應從身分認同上的矛盾,推行及發展政策的方法著手。同時,在制訂政策及處理敏感的社會事務時要考慮社運人士的背景,以及提高執法人員的素質以確定執法者不是帶頭破壞法紀的始作俑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透過 WordPress.com 建立免費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