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普世價值落實, 才能改變環境〉

K今年27歲,大學畢業後,順利投身心儀的工作,態度積極,工餘時間參與民安隊工作。

K認為香港自6月9日起始的事件是運動而非暴動,他是這個運動的支持者。在運動初期,K未有太關注「反送中」,大致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亦沒有興趣了解。七二一事件的發生,讓他不再置身事外。他對紀律部隊一向有好感,亦曾嘗試投考紀律部隊,但警隊在7月21日的表現,令他相當失望。他不明白當晚為什麼警隊未有出現阻止暴力發生,從他獲得的資訊,不得不讓人懷疑出現鄉黑合作。警方在知情的情況下,蓄意讓黑社會襲擊無辜市民,造成大量市民受傷。他在7月27日,與同學參與「光復元朗」遊行,亦是他平生第 一次參與遊行。七二一事件讓他關注這場運動,他開始留意並分享網上示威資訊,在網上留言支持示威者,以及簽署網上聯署。他主動分享網上示威者資訊的目的,是希望讓更多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發揮自己的影響力,並表達不滿。他認為自己有責任譴責暴力和保護公民權益。

對政治的理解

這場運動爆發的主因,K認為早期的確是針對「反送中」條例,政府硬推這條條例,令市民不滿,於是參與遊行。硬推的意思是條例推得太快,沒有足夠資訊,很多市民心裡不想條例通過,但政府自恃在立法會有足夠建制派議員支持,欲強行推過。而運動之所以持續,是因為市民意識到政府往往忽視民意,民間的聲音不被重視,例如青少年時常要求多建公屋,滿足住屋需求;多 讓年青人參與政治或社區事務;又或者近年中港關係並不和諧,很多人對香港 每日批准150名中國新移民來港有異議。種種不滿,藉著「反送中」,讓很多市民漸漸捲入整場運動,成為支持這個運動的重要支柱。至於雨傘運動的影 響,K自稱當年對雨傘運動並不了解。

K在參與這場運動的過程中對於「光復元朗」遊行最深刻,因為該次遊行並沒有「不反對通知書」,亦即代表是非法遊行。當天參與人數眾多,他大為感動,看見有很多同路人,願意站出來支持這場運動。這是K平生第一次參與 遊行,他對當天遊行的描述是「遊行是和平的,大夥兒叫叫口號,行來行去,表達訴求」。

K認為反送中運動短期內不會結束,至少會延續到下一年。運動暫時沒有降溫趨勢,主要是因為政府目前仍然以強硬手法處理。他曾以為運動在10月份有機會完結,因為國慶可能會帶來轉機。但現在國慶已過,政府亦不願意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在最近的施政報告亦沒有提出解決這場運動的方案,市民對政府的不滿相當高,他看不到可以結束這場運動的出路。K認為政府應承擔最主要的責任去平息這場運動,因為政府的人力物力較大,而市民以至各個界別人士可以做的事並不多。他認為要平息這場運動,政府需要牽頭,最基本的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減低市民的不滿,繼而推出相關措施,才能夠令參與運 動的人數減少。

K相信要平息這場運動需要時間,因為需要做很多事。往後,他希望政府能夠吸取教訓,推行重大政策之前多聽民意,回應人民的訴求。目前立法會的代表性不足,往往能夠通過不獲市民支持的法案。政府需要落實民主,以大多數人的意願為依歸推行措施,而不是強推政府自己想做的政策,一錘定音。目前反映民意的渠道並不足夠,大部分市民不會主動去向區議會表達意見,他亦懷疑通過區議員是否能夠將意見上達。在立法會,建制派已經有基本立場,一意孤行,不會站在市民一邊。前陣子特首成立了青年事務委員會,效果亦不顯著,對反映年青人的聲音沒有什麼幫助。K建議重要的議案,可以透過公投或民調廣泛地收集民意,以佐證立法會議員是否真正在反映民意。

現時K最渴望的訴求,可以分兩方面,一方面是與價值觀有關,例如民主、自由、增加施政透明度、公平、公義等等。民主方面是要求政府的施政能 夠回應市民訴求。公平、公義包括不容許市民有枉死、虐殺等情況,不能夠讓暴政黑箱作業。另一方面是祈望香港的經濟環境理想,向好的方面發展,才能讓市民的生活得到改善,豐衣足食。以青少年為例,他們都希望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但目前大部分的大學畢業生工資偏低(專業除外),在這個物價高漲 的社會只能夠維持基本生活,難以好好計劃將來。房屋政策往往不能夠照顧夾心階層,福利政策偏向新來港移民,對需要交稅的香港人不公平。對於政府的無作為,年輕人自然感到不滿,認為政府幫不到忙,面對自己的將來感到徬徨,沒有希望;於是不會努力工作,亦不會計劃生兒育女,生活亦比較頹廢, 這些都是負面影響。

K慨嘆在香港就算是專業人士要買車買樓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有向上流的動力,亦慶幸滿意目前的工作,但對他來說,要買車買樓、成家立室,仍然遙不可及。類似的情況、或情況比他更差的大有人在。事實上,要住劏房、 低收入人士在香港為數不小,情況比較惡劣。

雖然前路不是坦途,但K對未來仍有執念,他相信改善生活環境和追求民主自由等價值同樣重要。雖然民主自由等概念比較空泛,但這些價值是可以落實在政策上的。例如如何通過聆聽市民的聲音去解決地產霸權、增加公營房屋,讓主流社會的意見配合政府施政。又例如對中國的政策,包括高鐵、開通 各個口岸、大灣區是否都能夠得到大部分市民的支持呢?K當然希望香港政府

不是只施行中央的政策,而罔顧香港人的利益。過往很多政策都偏重中央,例如自由行、150人新移民、學生要到內地交流、這種情況會讓香港依賴大陸, 受制於中國的發展,香港逐漸失去自主性。政府縱容一些惡行,例如因為要吸引大陸遊客而忽視他們造成的衛生問題,引起社會不滿的聲音。

K認為這場運動,最基本的要求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一眾市民關心的事件,例如七二一、警暴、大量死亡事件,還市民一個公義。香港一向自誇法律方面十分完善,但為何警察可以胡亂打人?獨立調查委員會亦需要 建議相應措施,重建市民對政府的信心。K也贊成五大訴求中的「撤回暴動定 性」,但假如示威者的確犯法,他認為需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至於爭取雙普 選,可能在短時間內未必可行。雖然他希望生活在一個民主社會,可以一人一票選特首,但亦理解香港作為中國的一部分,中國必定希望在特首選舉中有一 定的話語權,這方面他相信中央不會輕易讓步,因為不希望出現一位反對中國的特首。他相信現階段如果香港市民和中央政府可以客觀地協調出一位兩邊都能夠接受的行政長官是一個較可行的做法。

至於香港人如何才能重拾對政府的信任,包括特首、行政會議、立法會、 警察等等,K認為特首目前需要好好收拾這個爛攤子,提出修補社會裂痕的政策,然後再討論她是否需要下台,因為即使現在她立即下台,下任特首亦沒有義務去幫忙。行政會議需要吸納民主派,讓不同的聲音在會議出現。立法會的選舉要更公平,要擴大功能組別的代表性,取替公司票,要以一人一票選出自己界別的議員。至於警隊,要針對性地找出做錯事的警察作出調查和懲處。長遠而言,要在政策上作出調整,強調警察行使權力時依足指引,處理警民關係要和平理性,處理案件手法為大眾接受,以清洗市民對「黑警」的負面形象。 監警會目前的認受性成疑,要增加這個機構的公信力。警隊內部亦應該訂立機 制進行自我審查、自我提昇,以挽留公眾對執法的信心。

K亦提出目前黃藍絲的撕裂亦十分嚴重,因為很難改變大家的想法。藍絲會認為現在黃絲人數眾多,所以他們的意見會被忽略。事實上,藍絲的意見亦是一種意見,在一個多元社會亦應該受重視。

這場運動對香港帶來重大的改變,這對K來說是一件好事。市民懂得爭取訴求,從前比較被動去接受政府的觀點,現在市民會主動爭取,表達不滿和意見。大家表達意見,說出心中不滿,在配合施政時會更積極和主動,因為這 是大眾一起商討出來的政策。K亦發現這場運動讓香港人更團結,大家組織起來,推動整場運動,他亦正面評價這場運動的動員能力和分工。

K認為整場運動可以稱得上是一個「革命」,他對運動、暴動和革命的理解是這樣的。「運動」是一個活動,希望別人可以參加。「暴動」涉及武力、 抗爭,可能會使用武器,例如使用槍械,不是和平手段。「革命」的爭取過程當中涉及重大的改變,可能是從冇到有,過程中經歷千辛萬苦,亦可能讓很多 人由不認同變成認同,讓人有一種覺悟。個體不單參與在過程當中,思想上亦 得到啟發,作出轉變。

對未來的展望

香港的核心價值包括自由、民主、平等,是存在的,可以感受到的。自由包含思想和活動不被限制。K認為民意過往被吸納,受到重視,而香港的司法制度亦能夠保障市民得到公平的對待。他慨嘆過去數月,這些核心價值受到衝 擊。警察本應公平執法,但卻不逮捕犯法的人,因此沒法作出起訴,嚴重破壞司法制度。推行蒙面法亦讓市民喪失保護自己、不被針對的自由。要保留香港這些核心價值,除了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市民亦需要思考現行的制度是否依然可以沿用。例如警察如果不執法、市民完全沒有方法伸張正義,法例賦予警察可以進行拘捕,但對濫捕又沒有懲罰機制,而警權過大亦需要得到有效的監察和制衡。K建議首先要將部分警權收回,交由其他部門執行,亦要更新警隊相關的條例和權力,以杜絕日後再出現警力不受控的情況。除此之外,司法制度要強調法治而非人治,警察執法要跟隨警察通例,一定要出示警員編號。假如執法人員不守法,又如何能夠讓市民願意遵守法律呢?目前對警權的制衡失效,犯錯的警員沒有受到懲罰,是源於警務處處長有法不依,警員之間互相包庇,視警察通例如無物。如何令當權者的權力受到制衡是目前香港需要面對和解決的問題。現在特首不獲支持,卻不能令她下台亦是這種情況。在司法方 面,要彰顯市民的公民權力,應讓更多讓市民或更多團體作出起訴的機會,而 起訴的權力不應只能由警方獨攬,因為目前律政司似乎未能制衡警方的濫告。

至於與中國的關係,K認為香港經濟有賴中國,需要保持友好關係。然而雙方需要作出更好的協調,好讓市民不需要受自由行帶來的困擾,或者忍受兩地對衛生以至文化上的差異。K亦傾向在新移民政策上以「本土優先」處理, 讓香港人首先享有房屋、醫療等福利。

對於香港未來的想像,K希望香港人可以在一個開心的環境下生活,可以安居樂業,有舒適的居所,有穩定的工作並能夠發揮才能。在退休保障方面亦要確保長者生活有保障,不用捉襟見肘;同時解決醫療輪候時間太長的問題。 他盼望長者能夠生活健康,退而不休;而年輕人可以有向上流動的機會,努力 不會白費,不用擔憂成為樓奴,或者未能供養父母。只有這樣年輕人才可以安心計劃未來,立志成家,生兒育女。

K對「明日大嶼」計劃沒有抗拒,相信能夠為政府提供足夠土地,但他認為計劃太長遠,而「遠水不能救近火」,在土地政策上應該首先考慮棕地、郊野公園等用地。K認為房屋的確是香港目前面對一項嚴峻問題,需要去面對 和解決。他建議政府在建屋方面應該更積極,不應該太依賴地產商解決房屋 問題。K亦認同香港應該成為一個國際城市,促進香港人與世界各國城市交流和經商。

如何理解目前社會及現在事件

相約K進行訪談,他一口答應,我有些驚訝,因為他不是一位喜歡表達自己,說話滔滔不絕的人。K來自基層家庭,靠著自己的努力,在學業和事業上都做出不錯的成績。在今年6月之前,他最關心的是個人的前途,如何為自己增值,有時候會為女朋友而煩惱,不時抱怨一下天價房屋買不起。跟大部分的香港年青人一樣,他對時事不太關心,會參與投票,但從不會與朋友討論政事。對他來說,政治離他很遙遠,而他亦沒有什麼可以貢獻。

「反送中」運動自6月開始,K並沒有參與100萬與200萬人的遊行。他會認為自己在可以發揮的場合投入會更合乎成本效益。直到7月21日他在電視上看見白衣人無差別襲擊市民,那種驚恐,那種害怕,讓他不得不深入了解事件。而他亦受無數個解不開的疑團困擾。為何警察在知情的情況下沒有在現場出現,阻止事件發生?為什麼在白衣人聚集的地方,警方一個白衣人也捉不到?原本,他以為自己生活在一個安全受保障的地方,是非黑白可以通過調查 一一找出真相,而違法的人應該會受到法律的制裁。但以上種種正常發展都沒 有發生,這個衝擊讓他不得不去面對制度崩壞的面貌,亦漸漸改變了K一些原 有的意識形態,包括:對普世價值的理解、民主制約的重要和構建香港人的命運共同體。

對普世價值的理解

我是第一次聽到K提及民主、自由、公平、公義這些普世價值詞彙,然後能夠輕易舉出例子:「民主是要求政府的施政能夠回應市民的訴求」,「公平、公義包括不容許市民枉死、虐殺等情況」。K指出這些普世價值正是香港人的政治訴求,而更重要的一點,是他已經明白普世價值需要落實,才能夠令生活環境作出改變。他提到「雖然民主自由等概念比較空泛,但這些價值是可以落實在政策上的,例如如何通過聆聽市民的聲音去解決地產霸權、增加公營房屋、讓主流社會的意見配合政府施政。」K由從前認為政治離他很遠,到現在明白政府的每一項政策都與民生息息相關。對於一位青年人,一位普通市民,這種政治醒覺在一場「反送中」運動中衍生出來。

民主制約的重要

在這場運動中,K目睹兩個權力不被制約的情況。一是警權不被限制,二是特首不獲市民支持,卻不能令她下台。對於如何制約警權,K提出了三個建議:1.「最基本的要求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一眾市民關心的事件」 2.「將部分警權收回,交由其他部門執行,亦要從新審視警隊相關的條例和權 力,以杜絕日後再出現警力不受控的情況」3.「要彰顯市民的公民權力,應該更多讓市民/團體提出起訴的機會,而起訴的權力不應只能由警方獨攬」。從這三項建議當中,可見K在爭取人民的知情權,對執法人員的管轄權和相關的 檢控權。可以想像運動越拖下去,一般市民漸漸會要求政府下放更多權力,大 大增加管治的難度。在制訂政策方面,「他希望政府能夠吸取教訓,推行更大政策之前多聽民意,回應人民的訴求」並「建議重要的議案可以透過公投/民調廣泛地搜集民意」。在政制方面,K建議「行政會議需要吸納民主派,讓不同的聲音在會議出現」,而且要「擴大功能組別的代表性,取締公司票,要以 一人一票選出自己界別的議員」。K要求一個更民主,更開放,讓更多市民可以參與政事的體制。

建構香港人的命運共同體

「反送中」運動已經擾攘了四個多月,目前仍未有停止跡象。K對這場運動的評價是正面的,他認為「這場運動對香港帶來重大改變,香港人從前比較被動去接受政府的觀點,現在市民懂得爭取訴求」。他以「革命」界定這場運動,除了當中涉及重大改變外,「過程亦經歷千辛萬苦」,「讓很多人由不認同變成認同,讓有人有一種覺悟,個體不單參與在過程當中,思想上亦得到啟發,作出轉變。」K自己參加了平生第一次遊行,因為看見有很多同路人願意站出來支持這個運動而大為感動。而他亦在網上作出政治表態,支持示 威者。

K直言除非情況十分惡劣,否則他有留港打算。他對前景是樂觀的,認為人民的覺醒,了解自己的權利和義務,會令大家更主動和積極參與社會事務。 這場運動亦彰顯了香港人團結,堅持不放棄的精神。

總語

受訪者K是我的補習學生,自他高考開始,一直看著他入大學,然後投身工作。這次訪談讓我深入了解他對這場運動的看法。我猜他亦通過這次面談釐清了自己的思緒。

我今年年屆60,在八九民運期間接受了自己是一個中國人,在香港支持民主派,間中會去參加六四燭光晚會。從1989年走到2019整整30年,我除了會參與遊行和捐款,大致上什麼也沒有做,但卻認為自己需要生活在一個民主和自由的社會。

這場運動,讓我不可以再裝睡,亦赫然發現香港的民主和自由已經變得如此脆弱,不堪一擊。除了痛心,除了關心,我亦有自問還可以做些什麼,但結果我仍然只會去遊行和捐款。膽怯的我,決定香港的未來屬於年青人,他們在這場運動展現的勇氣和決心,創意和團結都讓我佩服,令我安心。在訪問K的過程中,有三點讓我欣慰;

1. K將普世價值的抽象概念放到應用層面;
2. 他會對現況想出一些解決方法,儘管有些想法不成熟,但這樣天馬行空,或者正正就是要走出困局的不二法門;
3. 他對前景感到樂觀,他的態度跟我們這一代已經「呻到樹葉都落曬」出現明顯反差。 感謝各位帶出這個計劃,讓我與年輕人connect,亦藉此機會大模廝樣地交棒給年輕人,為未來的香港建立一個新面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透過 WordPress.com 建立免費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