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港合作的未來〉

Tim(化名)是我班內由外系來修讀的一個男學生,他外型很壯碩,一臉正氣,不像本地DSE的學生,他曾表示年少時想過投身做警察,但最近這場運動已經令他打消了這個念頭。在偶然的機會下,知道他很熱心投入反送中運動,於是想了解他對運動的看法及自己的角色,以及他對社會的期望。因此以電郵約他進行訪問,他亦先看過有關文件及了解訪問目的,才答允接受訪問,訪問的時間是在周三下課後進行,大約花了一個多小時。

Tim說從一開始,即是6月9日,已經對這個運動很支持,因為覺得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對自己及社會都有切身的影響,所以他必須要走出來。以下這一連串活動他都曾經積極參與:

  • 物資運送/傳遞
  • 前線/防衛行動
  • 貼連儂牆
  • 分享網上示威資訊
  • 網上支持示威者
  • 簽署網上聯署
  • 遊行/集會/人鏈
  • 拍攝紀錄

他在前線的工作主要是用清水處理催淚彈,以及救人,將警察要拘捕的人儘快拉回來,但他不會衝擊警察。自從6月9日開始上街,他沒有刻意考慮去做些什麼任務,後來有朋友告訴他前線不夠人,所以一直幫忙至今。

站出來的原因

Tim一直有從《蘋果日報》看新聞,同意自己很受《蘋果》報導所影響,《蘋果》經常談及這件事情(送中惡法),所以自己都有留意這一宗新聞的發展,認為政府對送中條例的安排令到很多市民感到不滿;政府雖然出於好意,但很多細節未有交代清楚便匆忙推出,因此未能釋除公眾疑慮,所以覺得有需要站出來讓政府知道市民的看法。

他表示自己對政治的醒覺亦與雨傘運動有關,當年雨傘運動時自己還是一個中三中四的學生,對政治了解不深,因為要到高中才有機會接觸通識科,進入大學以後對事件較了解及掌握,覺得自己有責任要走出來。可見雨傘運動與反送中運動是一脈相承的,很多中學生都是在雨傘時受到啟蒙,到反送中這場運動便成為了骨幹分子,可見政治參與令他們這一代急速成長。

他個人認為這場運動爆發的原因與6月9日遊行後政府的冷處理有關,6月9日百多萬人上完街之後,晚上11時多特首林鄭月娥發出公告,說仍然會在6月12日如期二讀,政府如此漠視民意,對百多萬人上街的反對意見置之不理,令市民十分憤怒;因此才導致市民在6月12日包圍立法會大樓,以及示威者衝入立法會大堂,被政府定性為暴動等,那天的情況他個人認為未算暴動,只是政府坐視不理才導致市民上街包圍立法會,以和平的方式表達不果,才會爆發衝突。

如何看香港社會問題

Tim認為,目前香港社會的最大問題是政府不理人民,不聽民意,這是激發起一場運動的近因;但背後導致這場運動的社會問題亦很多:像是中國政府與香港的關係,大陸政府在反送中議題上角色雖然模糊,但亦動搖香港人對一國兩制的信任;而香港亦有積壓其他的社會問題,例如房屋、資源分配、水貨客等,政府對很多問題都愛理不理,因此沒有得到妥善的處理。

他自己的經驗覺得身邊20至30歲那一輩年輕人,在香港社會特別感到無助,人工低買不了樓,屬於夾心階層又沒有資助,這些屬於M型社會內凹在M字下面的一批,政府沒有理會他們,但社會上卻有很多人屬於這一類,運動出現以後導致他們的情緒一發不可收拾。Tim的姐姐正屬於這一批人,她每月薪金約二萬元,其中四分之一花在租住「劏房」上,剩下可動用的薪水不多,要買樓更是遙遙無期,感覺到人生沒有什麼出路。這麼多年輕人走了出來,顯示20至30歲是在社會問題上最受影響的一班人,覺得社會對他們不公平。

雖然Tim自6月9日已開始參與,但在7月底至8月底去了加拿大放暑假,沒有到前線幫手,當時他感到很無奈,亦很感慨社會為何會變成這樣!特別是七二一元朗襲擊那一次,看到當時情況他覺得「很生氣,很想去現場幫手,想同白衫人打過」,但因為要準備旅行,所以沒有出去支援。理智告訴他暴力解決不了問題,亦很不滿政府要製造自己人打自己人的場面,若參與打鬥,「覺得自己也變成了暴徒?」

難忘經驗

Tim眾多參與經驗中,其中最驚險的一幕發生在黃大仙。當時示威者包圍警署,警方已經舉了橙旗及黑旗,很多人手上只有雨傘,沒有足夠的裝備,警方放催淚彈時很多人都打開傘蹲在地上,當時催淚彈太多,很危險;但自己要負責弄熄催淚彈,所以要站起來倒水,除了吸了很多催淚煙外,一旦警方開槍,自己站起來很容易成為警方的目標。事後他才知道情況很危險,當時只知道盡力做好本份。

經歷過連串的示威行動,Tim覺得自己更有責任要站前一點,因為警察的行為太離譜,很不希望社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他個人覺得,警察雖然面對很多壓力,但他們受過專業訓練,應該比正常人擁有更高EQ應對逆境,不應該胡作非為;他也不同意示威者向警察報復,例如「起底」,因為警察不過是政治棋子,被政府利用作為政治工具;其實警隊中很多人以為這樣做是為了社會服務,不幸卻成為他人的政治籌碼;自己判斷示威者同樣是被人利用,最終只有政客得益,特別是泛民等人,他們不一定真心支持示威者,他們都是利用此事件獲得政治利益。他認為政客很多時都是跟時勢走,未必那麼真心的為香港好,例如美國議員的介入,不過是利用香港制裁中國,互相在貿易戰之間角力,因此製造混亂。年輕人像他這一代大多不聽本地政客那一套,例如泛民的政客,即使楊岳橋他亦不大欣賞,較喜歡新一代,覺得他們較為代表他的聲音。他較為接受的民意領袖如梁天琦、黃之鋒等,覺得他們較有政治智慧及能量。

如何看運動的未來走向

Tim感到反送中運動的氣勢最近已經明顯緩和了不少,市民熱情減退,應該今年之內會平靜下來,因為社會的熱情很難持續,不可能再有200萬人上街的場面,只要政府再作出些微讓步,例如最近李家超已經正式撤回條例,個人估計成立獨立調查的機會也很大,因為警監會的報告市民多數不會滿意,而特首亦表示不會排除此可能。

他認為香港應該不會成為另一個北愛爾蘭,因為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受國際注目,香港經濟地位很難與其他城市作直接比較,目前運動的發展雖然難以預計,但相信香港可以回復以往的平靜。他自己覺得只要做到撤回條例,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以及撤銷暴動定性,大部分支持者都像他一樣會收貨,只是勇武的示威者或許不同意,因為要他們完全滿意的門檻較高。

他期望這場運動能達到政府與市民肯互相理解、讓步、妥協,減少社會紛爭;為了達成運動的目的,他自己不怕受傷,但不希望有更多人受傷,死亡或者坐牢;他認為衝擊法治者受到法律制裁亦很合理,因為這樣才能體驗法治精神。

他的領悟是:有些可惜不少十多歲的少年人在運動中被捕,覺得他們很可能被人煽動,因為自己看了連登很久,認為很多在連登上發表的言論都是傾向偏激,或者譁眾取寵,說話的人有些不負責任,所以自己大多數時候都不會很認真的看那些言論,但十多歲的年輕人可能很依賴連登,特別是新加入者,未必了解論壇文化,若信以為真,便很容易被論壇上的極端言論所誤導。

社會分歧有辦法修補嗎?

Tim認為現時香港人最渴望的訴求是獨立調查,希望了解事件的真相,釐清示威者與警方兩方面的責任,還雙方一個公道,懲處要負責任的人。他以為,若政府答允首三項訴求,大部分支持者應該會接受,願意作出退讓。而政府若要修補社會上的撕裂,首先要幫助社會上最需要幫助的人,特別是初出來工作的年輕人;政府同時要廣納民意,不要高高在上,令人重拾對社會可回復正常運作的信心;有需要的話要更換特首,或者重組立法會,讓更多年輕,有魄力的人當議員,讓新一代的議員更能代表年輕人的聲音。

運動對香港的影響

他認為運動出現了以後,香港人變得更夠膽發聲,更勇敢表達自己的政治訴求,這一點相信會改變香港社會的政治生態;對未來方面,他自己不考慮移民,因為外國生活太貴,暫時沒有能力負擔在外地生活;亦相信自己這一輩子都不會走,因為已扎根在香港,對這地有感情,但害怕2047年的人,或年紀較大的人可能會走;估計2047年會再發生類似的動亂事件,但他在此地土生土長,有強烈感情,情緒上不想離開這裡。

他認為這場運動對香港的經濟有較大的影響,商人會撤資,對經濟造成一定的打擊,經濟情況會不穩定,但政治上會好一些;個人方面,就業或有影響,但為了達到政治理想,總要犧牲一些也沒有辦法,因為政治、經濟及民生三方面不一定能夠達到平衡狀態;總是有所偏差;香港人以前政治冷感,只是經濟動物,現在大多數人政治覺醒了,是一件好事,他們更關注社會的發展。相信中國會重新部署如何讓香港過渡至2047,不相信大陸會強硬起來,相信會作出少少讓步,因為考慮經濟因素,個人也不擔心秋後算帳,因為中國應該不會這麼死板,對香港太強硬只會造成反彈。

在他眼中,過去發生的是一場社會運動,不是暴動或者是革命,因為若是真正的暴動,社會狀態已經完全失控,而革命會犧牲大量人命,社會根本不可能正常運作。

關於香港的未來

Tim認為香港的核心價值包括了民主、自由,這些都是香港人最希望得到的,香港若希望有良好的發展,應該保留這些價值,因為在世界其他發展良好的地方,都具備這些元素。他認為大陸政府與及香港政府應該要互相合作,大陸要明白,香港是一個法治社會,香港多年來這一套管治方法行之有效,大陸應該尊重及明白這套制度對香港的重要性。他認為國內領導都是理性的,現階段香港的問題,應該有人會向他們進言,他們未至於對香港的情況是非不分,他們應該不會用對付新疆的手法解決香港問題,因為香港擁有較高的國際地位。

他認為示威者不應將香港問題高調與新疆問題扣連,不要推到那麼前,對人權問題亦不用那麼高調,應集中爭取五大訴求。香港的社會運動已經正式啟動了,未來發展應該會與現在差不多,和理非佔大多數,勇武走到最前線,若社會出現重大議題,市民仍然會出來,不是每個人都做到勇武,但都會勇敢想為社會事務發聲,若和平表達不能達到目的,勇武是唯一可行的方法。事件在未來若然能夠平息,政治環境應該會較為平靜,不相信不同政黨會之後繼續鬥爭,應該會合作多一些,因為要對社會議題貼地一些,才能獲得選民的支持,政府應該會公平一些對待各階層,政府會多做一些工作。

他相信未來香港的經濟會下行,國際地位下降,外資對香港沒有信心,走資問題嚴重,難免亦影響香港的國際地位,但政治氣氛應該會改善,國內統治者要顧及香港人的感受,不能走硬那一套,他的良好願望是國內對香港的管治會調整政策。他預期政治方面則會好些,經濟方面會差一點,社會氣氛會較好;因此長期而言是樂觀的,而他個人亦會選擇留在香港。

事實上,Tim的家庭背景亦影響他在這次運動中的行動,他公公婆婆是國內的軍人,曾接受高等教育,在黨內擁有一定的地位,他母親因為大陸生活較窮,所以在三十多年前從廣東來了香港,他母親雖然在國內受教育,也很明白香港社會存在很多問題,因為自己也是很辛苦才供完一層樓,不想社會太亂,她的政治立場上跟年輕人有衝突,而亦不贊成用對抗的方法解決問題,覺得在現實政治不會行得通,亦太危險。他母親經常說中國太大,不用強硬的方法不行,她這個說法Tim表示理解,但卻認為中國應對香港的政策有所不同。

雖然生活及成長在藍絲的家庭,他仍然相信香港的經驗與大陸不同,他與老師傾談過,認為不能單在情緒上說愛國,需要多些理性分析,例如香港用繁體字,國內用簡體字,不能一下子可以全部改變過來,香港有自由,市民亦較懂得思想,了解社會出現的不少問題,他自己對共產黨的印象是理智的,認為強烈的鎮壓手法,短期應該不會在香港發生。

Tim是土生土長的香港新一代,是典型的本地尖子,對香港有強烈的認同及責任感,較有獨立思考及自已的看法,由於家庭背景的關係,他對中國並非完全抗拒,也認同中國的一套政治論述,是美國要利用香港擾亂中國,因此他對香港的民主派沒有好感,也許認為他們聽隨美國的指令,並非真心為香港好;他追求的不過是保持香港的獨特性,維持一國兩制的防火牆,而他也傾向相信共產黨是務實的,有能力亦有實際需要保持香港的繁榮穩定。在整件事情上,他最失望的應該是香港政府,認為它們沒有盡好本份,聆聽民意,亦沒有在適合的時機回應市民合理的訴求,才導致今日的亂局,他對警察的處境較為同情多於仇恨。即使政治環境如何惡劣,他完全沒有想過要離開香港,相信這一批人會是2047年香港的骨幹,而他們對香港的承擔及關注,會成為香港未來發展的希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透過 WordPress.com 建立免費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